第03:健康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专访获“上海工匠”表彰的普陀区中心医院心内科主任刘宗军
~~~——专访获“上海工匠”表彰的普陀区中心医院心内科主任刘宗军
~~~——专访获“上海工匠”表彰的普陀区中心医院心内科主任刘宗军
~~~——专访获“上海工匠”表彰的普陀区中心医院心内科主任刘宗军
~~~——专访获“上海工匠”表彰的普陀区中心医院心内科主任刘宗军
2019年02月01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用技术和创新走在心血管治疗最前沿
——专访获“上海工匠”表彰的普陀区中心医院心内科主任刘宗军
  2018年“上海工匠”评选揭晓,普陀区中心医院心内科主任刘宗军名列其中。作为一个和心血管疾病打交道的医生,刘宗军倒真可谓是一个“匠人匠心”的获奖者。

  过去几年,刘宗军专注于RDN领域的研究。自2011年起于国内首先主持开展经皮肾动脉交感神经消融治疗高血压、心衰等的动物实验及临床研究,累计完成动物实验200多例,临床病例100余例,在上海地区累计完成病例数最多。自主研发的相关设备(包括消融导管、射频消融仪等),均为国内首创,已完成前期动物研究,并已获得多项相关发明专利,该成果已转化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他和团队设计的RDN微灌注导管获得中国创新奖;RDN智能消融仪属于国内首创,检测肾血流量的无创影像学分析系统属于国际首创。

  很明显,“上海工匠”这个奖项,是对刘宗军既掌握软件(手术方法)和发明硬件(自主研发相关设备)的最好褒奖。

  于是,记者走进了刘宗军的办公室,与他进行了对话。

  记者:刘主任,您在工作中,是怎样一个人?

  刘宗军:我们科有33名医生,他们给我起了一个雅号,叫“快慢综合征”,说跟着我工作,容易心率失常,快的时候很快,慢的时候很慢。这是心内科的一个医学名词。其实这也是我们平常工作的一个真实写照,面对很多急救病人,一分钟都不能耽误,我们必须分秒必争。快速决断,快速处置。

  记者:目前中心医院心内科一年诊治的病人大约有多少?

  刘宗军:我们现在每年大约重症1000多例,出院病人有7000多例,其中有20%是急症和重症,5-10%是疑难,心肌梗塞有500多例,重症不少。

  心血管疾病和其它慢性疾病不同,很多心梗病人往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发作时间短,持续性胸痛,我们都讲“黄金120分钟”,就是从自我识别、120转运、进入胸痛中心、专科医生接手,然后导管室进行手术,如果这些能在两小时内完成,那基本上没有问题。但如果耽误时间长了,死亡率相对就高了,现在大多数病人是院前死亡。

  记者:时间很紧,现在流程上做得到吗?

  刘宗军:得益于胸痛中心的建设,加上现在社区宣教的力度加强,现在总体上这个流程还是比较顺畅的。

  记者:“上海工匠”这个奖项是奖励那些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有过硬技术,并不断创新发展的人才,您能介绍一下自己的技术吗?

  刘宗军:过去十年,我做的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手术治疗一种药物无法控制的高血压,微创手术的治疗,经皮肾动脉交感神经消融,治疗高血压、心衰。

  记者:高血压不是可以通过吃药进行控制吗?为什么还要手术?

  刘宗军:大多数的高血压病人,是通过吃药可以控制的,但有10%-20%的病人,吃药对他们的效果很不显著。我国现有2.3亿-2.5亿的高血压患者,按照通常比例,有2000多万患者是药物控制不好的,甚至很多病人出现了耐受性、副作用,像这种病人,发生脑中风、心肌梗死、肾衰等等疾病的概率很高,是最高危的高血压病人,那这些病人怎么办?2007年,我当时在德国学习,正好接触到用手术治疗高血压的技术,当时在世界上也属于前端的。回来以后,我们就研究这个技术。

  记者:您还记得第一位手术成功的病人吗?

  刘宗军:当然记得!2011年开始,我们就做了大量的动物实验,取得了很多宝贵经验,但一直没有运用到人体。2013年,有一个病人,到很多大医院都去看过,包括到很多专门的医学研究所都去过,吃6、7种高血压药物,但就是无法把血压降下来,听到我们有这么一个新技术后,主动过来找我,他就对我说:“刘医生,你放心,你就大胆做,出了事情我自己负责。”我对他说,我们当然不会拿你的生命开玩笑,你放心,我们的手术,包括手术中运用的技术,是有依据的,是可靠的。

  记者:后来怎样?

  刘宗军:手术非常成功。现在这个病人控制得非常好,最近两个月,我们对过去6年的病人进行了一些随访,一些平均的动态血压在170左右的,做好以后,现在都控制在130左右,下压是80多。服用的药物,从原先的平均5种,到现在平均2种,最多3种,其中有1个病人,是已经完全不吃药了。还有2个病人是只吃一种药物,大部分是现在只吃2种。

  说实话,第一例的成功给了我和我的团队非常大的信心。2013年我们就完成了24例类似的手术,之后还研发了一些新的器械,新的消融方法。我们研发的一些器械还通过了国家相关机构的检验。从去年开始,我们在国内最早开始尝试分支消融技术,包括研发灌注导管,在国内也算最早。相关的技术,还获得过中国的创新奖。

  记者:您做一台手术要花多少时间?

  刘宗军:这个根据不同的类型、不同的情况,肯定有所不同,而且我们现在基本上是团队操作。我们现在又创造了一种新方法,叫高功率法,主要是缩短手术时间,可以比原来缩短70%。比如原来全部消融完成,要一个多小时到两个小时,现在一个小时就完成了,时间基本减半了,病人的痛苦大大减轻,原来一个点,我要消融1分钟,现在6、7秒就可以了。这个技术在国际上也是我们首创的,至今我们已经做了12个病人了,手术后的效果看,血压的下降幅度特别明显。有几个病人手术之后,也实现了不吃药。

  记者:有没有可能实现一次手术就一劳永逸解决高血压问题?

  刘宗军:根治高血压这个概念暂时还不敢提。目前,全国20多家大医院,以上海为主,大的医院基本都参加,中山、六院、九院、长海、仁济、胸科,等等。大家联手在做一个实验,按照同一个标准,定期分享成果,总结报告,病人随访、定期汇总,希望会有更大的突破。

  记者:您现在是博导,每年还要带研究生,如果科里新进来医生,您会跟他聊点啥?会给他一些什么建议?

  刘宗军:我们科里很多医生都是我招过来的,招之前、招之后,我基本上都会和他们聊天,聊科室的情况,聊年轻医生要走的道路。对科室每个医生来说,怎么参与胸痛中心、房颤中心、心衰中心、康复中心的建设,怎么去提升自己的业务水平。心血管疾病本身就非常复杂,任何一个技术环节都要去接触、掌握,要敢于有自己的见解,要有分析能力,还要脚踏实地注重实践,要参与手术的操作。

  我们科室现在基本都是硕士、博士,研究能力也要在临床上有体现,在技术上,在业务上有体现。最好是要成为一个临床科学家,有不同的理解力。我们每周至少有两次的业务讨论会,病例分析会,手术的过程、遇到的困难、取得的效果,都要拿出来分析、讨论。找缺点、找难点,然后改进。我一直主张,公平地给青年医生机会,他们就会脱颖而出,我们之所以能建“四个中心”,就是因为有这些骨干。

  记者:心血管疾病发病急,有些病人就医不及时的话,后果很严重,家属情绪上就很那接受,您怎么看待医患关系这个老话题?

  刘宗军:确实,有些家属情绪上难以接受,这就考验医生和家属的沟通能力,我们都遇到过。我们都要换位思考,做到实事求是告知,医学上,我们现在做到哪一步了,我们之后能做到哪一步,并且还要不断安慰。技术上,流程上,我们现在相对是比较成熟的,99%的家属,在说清楚所有医学环节后,都能接受。

  采访临近尾声时,有其他医生走进办公室,记者正好记录下这段对话,或许这就是刘医生工作的日常片段。

  “刘主任,刚才这个病人您特意交代过,说做完手术要让您看一下。”

  “现在做完了吗?”

  “做完了。”

  “怎么样?严重吗?”

  “严重!”

  “那我马上来!”

  说完,刘宗军走出了办公室。

  (特约记者 黄宇龙)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综合
   第03版:健康
   第04版:特刊
春节临近,请关注这些疾病
用技术和创新走在心血管治疗最前沿
爬爬乐
流感高发季,别让孩子中招了!
春节期间普陀区各大医院 就诊时间一览表
新普陀报健康03用技术和创新走在心血管治疗最前沿 2019-02-01 2 2019年02月01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