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特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2月14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会议室变“宿舍” 为“抗疫”不回家
  

  在真如镇街道的清四居委会的会议室,多了一样东西——一张简易的“床”。居委干部们说,这里现在是他们徐书记的“临时宿舍”。

  早在大年初五,清四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徐玮达便卷起铺盖,带着洗漱用具,来到清四居委会“安营扎寨”,过起了“单身”生活,“大年初一、初二,刚开始进行社区居民排摸时,我们工作人员常常会排摸到凌晨1、2点,很辛苦,我作为书记,这时候更要积极带头。” 徐玮达说,他们居委会都是女同胞,自己这个“洪长青”更要多担点责任,尤其是如果夜间发生突发事件,住在居委会的他也能在第一时间赶到。空调不给力、“床”太短伸不开腿、日常洗漱不方便……在徐玮达眼里,这些都不是问题。

  徐玮达所在的清四居委会由清涧小区清竹坊和明丰世纪苑两个小区组成,共有2085户,排摸工作量不算小,“虽然租客不多,但是因为信息的漏填、延迟以及部分租客的刻意瞒报,导致我们多次上门重复工作。” 徐玮达说,小区有一些合租的年轻人,他们返程的时间、地点都不一样,每个人回来,居委会工作人员都要上门一次,一一核实。而随着 2月10号企业复工潮的逼近,返沪人员的第二个高峰已经到来,返沪人员排摸工作依然很艰巨。

  就在昨晚,徐玮达在门岗值班时发现有两位返沪人员在健康信息登记表上提供假地址企图混入小区。他告诉记者,此类事情每天都在上演,“我们不是没有考虑过对小区实施‘一刀切’管理,所有外来车辆不准入内,既能降低小区风险,还能减轻我们门岗登记、排查工作,但实际情况不允许我们这么做。”清四小区老龄化情况较为严重,居住着很多和儿女分开生活的老人,子女们会来探望,送食品和生活用品。于是,他们只能给自己加压,用更负责的态度仔细排查每一辆进入小区的车辆。

  这些天,深夜的清四居委会办公室向来是灯火通明,结束了夜间上门排摸返沪人员、门岗登记工作的徐伟达会坐在电脑前,核对当天收集来的人员登记信息情况直到深夜。问他还准备在居委会住多久,他着说:“抗疫不结束,我就不‘搬家’。”(记者 陈丽雯)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特刊
   第04版:特刊
   第06版:特刊
   第07版:特刊
   第08版:特刊
战“疫”胜果是对婚礼最好的祝福
会议室变“宿舍” 为“抗疫”不回家
疫情面前 他是党员 是战士 是最坚持的人
为了值守 他连续15晚睡在车里
实地督导疫情防控 严格落实各项措施
必须始终绷紧严防严控这根弦
新普陀报特刊03会议室变“宿舍” 为“抗疫”不回家 2020-02-14 2 2020年02月14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