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梦清园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6月26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夏天的蚊子
  □ 陈茂生

  前几天,楼厅里贴有通知:某日某时小区集中灭杀蚊苍,望周知请配合。支持自是应该,闲时想想:夏天会没有蚊子吗?

  朋友刚搬进高楼时得意洋洋地宣布:兄弟在此,能叮到我的蚊子皆为“蚊神”;意气风发地睥睨这小玩意。但不多久便惊恐发现:“蚊神”居然不少,不仅耳边常有蚊子近距离掠过的“嗡嗡”声,而且孙女身上有点点红斑还哭闹不已。

  时下绿化繁茂是生活环境不俗的必要条件,有水景相配更佳。但理论上的“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在现实中有着不少距离,于是不少疏于管理的地方沦为蚊子栖身和繁育的“秘密基地”。“五月中夜息,饥蚊尚营营。但将膏血求,岂觉性命轻。”这是唐代诗人孟郊的诗“蚊”,至少说明人们被蚊子所害至少长达1500多年。

  人类与蚊子的战斗至少持续了上千年。以前端午时分家家户户在门框、房间悬挂摆放一捧菖蒲,以期用特有的芳香气息辟秽化浊、驱蚊灭虫,如今仍有不少人家持这传统习俗;至于灵不灵,总比不弄的更有心理安慰。古老且管用的是“蚊帐”,更多是研发各种驱蚊药剂乃至各种神器,譬如能发出与蚊子翅膀频率相同的超声波驱蚊机,或通过基因编辑让新一代蚊子丧失生育能力,大量的“丁克蚊”让这一物种走向消亡。不过,好像都没有进一步的消息,结果就是蚊子与人类始终“不离不弃”。

  居住环境从砖块木头升级到水泥钢筋,“梁上老鼠打架”就成了传奇。早年夏季未至母亲就把棕棚置于空地反复敲打,再浇满满一“铜吊”开水,据说可一夏无臭虫。如今席梦思把棕棚逼得几乎消亡,臭虫逐步远离生活。苍蝇“嘤嘤”让人讨厌但对环境依存度高,在城市里苍蝇就难以嚣张跋扈,但阴险狡诈的蚊子就难对付的多。

  看来“与蚊共舞”是个不争的现实,当然也有办法。譬如温度是关键因素,调控局部小气候的空调,不仅舒适体感而且能有效降低蚊子活跃度,所以“带空调”就成了标配。被蚊子叮咬不但痛痒而且可能被染上多种疾病,尤其是疟疾每年造成上百万人死亡尤其是五岁以下孩童,连康熙帝差点因此“驾崩”,所以屠呦呦获诺贝尔奖的意义非凡。因为防不胜防所以该打疫苗必须打,有百毒不侵之身,真被叮了便挠挠罢了。

  其实,不仅要与蚊子长期共存,而且排斥生活中有些看不惯的人与事也多是无用功,或者自己的秉性和言行在别人看来也很不舒服。君子和而不同,包容必有其利,真到个连苍蝇蚊子完全绝迹的环境,就要警惕空气中可能有致命毒素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综合
   第04版:特刊
   第05版:民生
   第06版:城事
   第07版:文艺
   第08版:梦清园
故乡的土地
多好的日子啊!
春水
名著里的端午节
夏天的蚊子
夏荷
新普陀报梦清园08夏天的蚊子 2020-06-26 2 2020年06月26日 星期五